• 王利杰我投资情怀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空间是人类认识世界的重要维度之一。人从洪荒时代走来,便“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周易·系辞》),在“一俯一仰”之间获得了一种空间存在感。而空间观念又往往影响人的文化心理结构,从而反映在文学创作中,使文学作品呈现出不同的审美风貌。《二京赋》和《归田赋》分别是张衡青年和晚年的代表作品,风格迥异,能够很好地体现出其空间观念的转变。 关键词张衡;空间观念;《二京赋》;《归田赋》 一、张衡空间观念的转变 繁复铺陈的汉大赋契合了汉人恢宏豪迈的美学理想,表现出一种阔大充实的空间观念。《二京赋》呈现的空间特点首先是阔大,如张衡写“上林禁苑”是“跨谷弥皋”“缭垣绵联”;描写太液池沼“牵牛立其左,织女处其右。日月於是乎出入,象扶桑与濛汜”。这种场面气魄的阔大正是两大帝京的空间全貌。《二京赋》空间特点之二是充实。它“极尽夸叙之能事”,描写了汉代长安、洛阳两都的九个方面,而且还描写了诸多社会层面的新内容。但是汉末大乱之后,汉人把握空间的方式,逐渐转化为一种由小及大,由有形而无形的带有间接色彩的感受方式。在张衡的后期作品《归田赋》中就已经呈现出这样一种转变了的空间观念。《归田赋》被视为突破了汉大赋的“虚夸”陋习,开辟了抒情小赋的新阶段。张衡在《归田赋》中描写了一幅明丽祥和、充满生机、情趣盎然的田园风景。《二京赋》呈现的是阔大充实的空间,而在《归田赋》中展现的明显是一种缩小了的、精致的空间。 二、张衡空间观念转变的原因 (一)汉王朝由盛转衰 张衡的一生经历五帝六十余年,正是东汉王朝从皇权一统向外戚与宦官交替专政的转变时期。张衡生于盛世,少年时“善属文,游于三辅,因入京师,观太学”,并且对于“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的现象甚为不满,因此作《二京赋》以讽喻。适应着现实王国中的大一统政治局面以及士人内心经邦济世的豪情,张衡在《二京赋》中创造出一个“苞括宇宙,总览人物”的京都。张衡因致力于学问推辞了多次征召,他初入仕途是在二十三四岁时,政治已不再清明无事。顺帝初,张衡五十岁左右,便“不慕当世,所居之官,辄积年不徙”。政局无可挽救地走向混乱,让本就无心仕途的张衡转向自我。 (二)儒道思想的影响 张衡年少时思想以汉儒经学为主,在其文学创作中就表现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以及济世愿望。虽然《二京赋》是讽喻之作,但其中的思想无论是颂扬圣德还是委婉讽谏,都脱不出儒家政教文学观的范围。这种济世的热情中又透露出一种大一统的自豪感,呈现为人们征服和占有外部世界的凌云壮志。从汉末开始,赋家的注意力逐渐由政治转向人生,由外部世界转向内在心灵,赋中的思想由儒家的群体意识转向道家的个体意识。 (三)上古神话思维的影响 导致文学中空间观念转变的内部因素是上古神话对后世文学中的空间观念的影响。一方面,在汉代“远古神话的材料被改造来用以表达新的阶级要求,艺术表现中的神话素材正在向艺术体现中的神学的方向生长”。张衡《二京赋》中阔大的空间观念与上古神话中的混沌意识以及汉代神学思想中的神秘力量在是有一定联系的。如其中将宫殿建筑与宇宙万物联系在一起,似乎还能看出上古神话中天地浑成一片的空间观念的痕迹。另一方面,远古时期的神话传说,反映了在生产力水平很低的情况下,人们对于自然和社会的认识。 (四)科学精神的影响 作为中国历史上罕见的通才,张衡的主要贡献,便是科学的和文学的成就。虽然科学与文学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其科学研究必定会对其文学创作产生影响。汉代文化思想的主流对张衡科学研究的束缚也导致了其赋作中空间观念的转变。“张衡在研究科学理论的同时,潜心科学实验与机械制造”。虽然他自言是本圣人之法进行的,但是这些机械制造在当世却被责备为“习其孤技”;另一方面,张衡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位大科学家,主要还在于他坚持唯物观点,反对唯心主义和迷信思想。但是东汉时代流行谶纬之学,甚至还有人建议利用谶纬之学牵强附会地修改历法,这无疑是对张衡科学精神的挑战。同时他希望能够摆脱政治权力的束缚。 三、结语 从《二京赋》中我们感受到的是贯通宇宙、囊括四海的豪迈气度,《归田赋》则呈现了一种远离尘嚣、射钓田园的雅致情怀。这不仅是因为文体和创作题材的转变,而是由于在更深的层次上,张衡的空间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空间观念的由大变小,由充实变得精致,又是由诸多因素导致。其实,张衡空间观念的转变也可以看作是汉代到魏晋空间观念转变的一个缩影。从这一意义上讲,张衡开创了魏晋由大及小、由有形而无形的新的空间观念,对后世影响深远。 参考文献 []张震泽张衡诗文集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上一篇:高等院校内部管理难在何方

    下一篇:浅论“无知的知识观”